西藏人文地理

搜索

喜马拉雅天铁护身符

2014-3-7 15:09| 发布者: 期刊编辑| 查看: 2369| 评论: 0|原作者: 撰文/芥子

摘要: 西藏天铁是物质与精神价值极高的古代艺术品,从人文与历史的视角看,它们是古代先民随身佩戴的视为传世之宝的青铜饰品;从信仰与宗教的视角看,它们是雪域密法的神圣法器,是具有不可思议的非世间知识可以解释的天界 ...

 西藏天铁是物质与精神价值极高的古代艺术品,从人文与历史的视角看,它们是古代先民随身佩戴的视为传世之宝的青铜饰品;从信仰与宗教的视角看,它们是雪域密法的神圣法器,是具有不可思议的非世间知识可以解释的天界珍宝。

有关天铁的神话,有数个微有不同的版本,而大意都是,天铁自天而降,绝非人力制造,在汉藏杂居的夏河地区,天铁被藏汉民族统称为“雷震子”,一个源于封神榜的神话人物,总之,天铁者与雷电有着密切的关联。

在凡人生活的大地上,会有一些非人的不信奉佛法的生灵成精做怪,此时天神会降下神铁兵器,击打这些精灵,神铁钻入地下,就变成托架了,自由行走的牧人凭着几世的机缘,一眼看见掩藏于花草、岩石之间的闪烁金属,捡到一枚托架,会认为这是天神赐予的最珍贵的礼物。

这是个在藏区普遍流传的民间神话,托架,藏语的名称,就像过去的藏人把天珠叫瑟、猫眼石一样。

最早研究收集托架的,是意大利藏学家,杜齐,上世纪初,他在藏地收集整理了数十种托架图片资料,还有关于托架的种种民间传说。在杜齐之后,似乎再没有学者来关注这种小型的古代金属制品。

简单地说,托架(天铁),一种青铜或铁铸造的,可以随身佩戴的,有宗教(佛教或非佛教)意义的小型饰品,其铸造时代从公元前1000年到公元十三世纪,跨度两千多年。

就其图形学分类。有:

中亚草原文化期的图腾符号;

早期原始宗教的吉祥符号,祆教,景教,婆罗门教等;

西藏本教的符号与吉祥图案;

北方萨满教的符号;

中古佛教的神像,法器,吉祥物;

中古草原民族的服饰……

大多数的天铁,是北方草原先民们佩戴的青铜饰品和马具,草原先民喜欢小的,可以随身戴着的金属饰品,青铜饰品在草原先民看来,既是吉祥物,也是私人财富的象征。

这些金属饰品或是本土铸造或是西来的贸易品。

在西藏的天铁里我们甚至可以找到希腊与亚述的青铜动物,伊朗高原上的祆教符号。

托架出土的地区,多是古战场,柔然,匈奴,鬼方,羌,突厥,吐蕃,这些古代草原民族的男人战死群葬时,他们随身佩戴的小金属饰品会随之入土,数百,千年后再被游牧的藏人捡到,在生性浪漫的藏人眼里,它们就是天神降下的神物。

记得有一次,康区的多吉师傅给我看一枚十字架型的古老天铁,他坚持认为那是佛教的遗物而事实上那是枚唐代中亚景教的十字徽章,古代的西藏有着不可思议的文化包容性,多种文化植入其中而又自然而然的融合。

托架,真正铁质的极少,若有铁质的,确有铁陨石铸造的可能,喜欢托架的收藏家有种说法,真正的天铁不生锈,这与中古时期,印度与西藏铸造铁件的工艺有关,古代的印度人与西藏人会在铁里加入磷,含磷高的铁,不容易生锈,加之藏人随身佩戴,又有皮袍子的油脂润养冰冷的铁随时光柔化,暗光幽色,美入心境,这是天铁独有的魅力。

就天铁的金属性质而言,绝大多数的天铁,是青铜制品,因古代青铜入土后,会有银白色的氧化皮壳,会被误认为铁质,有一托架藏家言,托架可以用吸铁石吸住,所以托架是天上来的铁,铜器入土时若有铁器相伴,或,土壤中含铁,铜器本身会被铁元素感染,出现轻微的铁特征,这是很常见的古代铜器生坑特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
2019富婆新—代